龙之谷手游官网腾讯:從豫劇《桃花庵》說開去

[日期: 2009-03-30][字體: ]
    投稿者:  河南許昌文化局 "雪人"
    作者博客://blog.sina.com.cn/sd1964

    與一位網友討論豫劇。說豫劇有點兒大了,其實只是豫劇一出戲里面的一個唱段——《桃花庵》“九盡春回杏花開”一段。因為都是業余愛好者,討論的話題也僅僅局限于“好聽”的范圍,不具有任何專業評判的基礎,純屬愛好者相互交流,各抒己見。
    據我所知,這出戲豫劇諸多名家都演過。我聽過最早的這段唱,是現存豫劇“十八蘭”之首的毛蘭花當年的錄音。豫劇大師常香玉早期也演過這出戲,可惜我無緣看到聽到。但常派保留劇目里幾乎看不到這出戲的痕跡,猜想可能是由于《花木蘭》等幾個代表劇目影響較大,而且常先生建國后似乎沒有再演出過該劇的原因。目前流傳最廣的,首推崔派《桃花庵》,其次是桑派。
至于當年曾經與常香玉、陳素真二位先生并稱“東陳西常中南?!敝壞納U窬壬宦?,之所以在后來河南豫劇文化土壤之上影響甚微,重要原因之一,是由于桑先生離開河南的歷史原因造成的。而從《桃花庵》這出戲崔韻、桑韻之間的區別上,則顯然能夠看出另一個重要原因:桑派之所以不被重視,與今天豫劇聽眾低俗的審美趣味密切相關。
再做強調,我不是從事豫劇表演、聲腔藝術的專業人員,所謂崔韻、桑韻,只不過是作為一名普通聽眾的直覺音樂感受,絕非豫劇唱腔板式的專業表述。而且桑振君先生文革后沒有重登舞臺,如今又已登仙,我輩后生都無緣看到過先生早年的演出,只有憑借少有的錄音資料以及其門人弟子的傳承闡釋,從聽眾的角度去品評玩賞。
在網友博客里,討論這段唱,我做了如下回復:
“對戲曲各家的偏好,可能跟生活閱歷、方言地域、音樂素養、文化底蘊等諸多因素有關。本來聽戲,也只是個人的美感愉悅,無論是誰唱,只要聽著好聽,自然無所謂高下之分。我個人看法,單就這段“九盡春回”,桑派韻味,豫劇之中無出其右者。盡管崔派也好聽,但相比之下,桑派演繹的是貴婦人,是由春懶春困春情春思而引發的春閨怨,行腔華美,氣度雍容,“戲”的分寸拿捏準確得當。而崔派唱腔,則盡顯嫠婦悲苦,自始至終并無變化,可謂一哭到底。兩者之間高下自判。自然,崔派之哭,比起閻派之哭,已經內秀很多了?!?BR>我上面的回復里,對這段唱腔崔桑二派的看法,基本已經說明,之所以繼續討論,基于這種討論引發我的三點思考:1、豫劇作為地域性極強的地方戲曲,在低俗審美趣味捆綁之下的生存困境。2、關于游戲說。3、傳承問題。
先說第一點。我之所以做一個低俗審美趣味的界定,基于空間和時間兩種特定因素來思考。首先是空間。豫劇盡管所影響的范圍可能很廣,臺灣有豫劇團也好,美國有人聽豫劇也好,事實上真正喜愛豫劇的也還是河南人,說的更準確些僅僅是那些鄉音無改的地道河南人。也就是說豫劇的實際影響力是極為有限的?!慌懦蟹嗆幽霞聳炕岫栽ゾ綺巳?,甚至可能是異常濃厚的興趣,但那僅僅是個例,不具有普遍意義。
這種由來已久的現狀,不僅不值得一些豫劇人盲目樂觀并吹噓,倘若直視,實在是令人堪憂的一種客觀存在。文化的進步,或者說異變,使得不管是客居異國他鄉的河南人,還是祖輩耕作在黃河流域的河南人,他們的后代子孫已經逐漸不聽或者根本不聽豫劇了。這種現狀不是某一個電視欄目高調宣言豫劇振興就能夠掩飾和改變,同時也佐證了豫劇本身不可更替的本土文化特質。
這個空間概念,是由這種本土文化特質決定的,是所謂文化的“根”,即便你飛入太空,你也不可能是火星人,依然是地球人,是中國人,是河南人。你的血液里依然是中原文化的基因?!揖欠穸ㄖ性幕?,中原文化是個大概念,不在我討論的范疇,我這里說的僅限于豫劇。
再說時間。在舊時代資訊極度落后、物質文化精神文化都極度貧瘠的生活狀態下,戲曲無疑是一種高雅的藝術范式,除了內容上懲惡揚善因果報應之類的道德教化,其表演程式和聲腔藝術,更是給病苦呻吟之中的民眾帶來了空前的美感享受。以至于近百年的時間里,戲曲不僅僅是民眾唯一的最高娛樂形式,甚至成為大多數不具有接受教育權利的貧民階層的一種教課文本,他們對道德的、歷史的、人文的諸多知識積累,基本上來源于他們曾經有過的戲曲經驗。
但是相對于今天社會的進步,戲曲這諸多當初無可替代的功能已然消失殆盡。其它劇種的發展變遷,我缺乏了解,暫且不論。單說豫劇,哪怕是它僅從視聽享受的角度,也已經遠遠不能夠滿足于當下河南人的審美需求了。所謂當下,大約指的是兩個群體,一個看《南征北戰》長大的河南人,屬于逐漸不聽豫劇

[1] [2] 下一頁   





上一篇: 戲曲藝術要以觀眾需求為出發點
下一篇: 現代豫劇《紅菊》觀感(網友投稿)



在線戲曲視頻

東北二人轉視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