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之谷手游刺客完美转职加点:現代豫劇《紅菊》觀感(網友投稿)

[日期: 2009-04-17][字體: ]

龙之谷手游海龙5 www.swwmd.icu 投稿者:雪人
作者博客://blog.sina.com.cn/sd1964
    2003年4月,一群孤獨的戲劇人聚在一起,選擇一朵紅色的菊花作為他們傾訴的語言符號,選擇一種對于現代豫劇形式的獨特詮釋方式,試圖完成自己存在意義的證明和夸張。


    宇宙之中沒有能夠測準的絕對公式。2003年4月15日南方網訊:《紅菊》,很可能成為豫劇現代戲中的第一個悲劇!這個讖語式的預言魔幻般地兌現了。遭遇非典,狙殺了這一群狂想者奇幻的舞臺生命。
這群浪漫的放歌者,最終淪落成孤獨的行吟者。時光流轉,當媚俗越來越充滿道德理由的時候,他們心靈的暗夜之中,也只能獨自堅守那些零亂的色彩和音符碎片。在夢想被擊碎以后,瞬間閃飛的星光旋入黑洞,卻并未熄滅。
時隔六年,2009年4月14日夜,第24屆中國戲劇梅花獎大賽北方賽區,河南省豫劇一團排練廳里,傳說中的《紅菊》重新呈現在舞臺上。
    這是一個并無新奇的關于抗日戰爭的故事。很明顯,選擇這樣一種敘事框架,目的是用確保政治正確,來換取自己對傳統豫劇進行解構的努力成功。這雖然并不崇高,也并不卑鄙。而且,假如他們的藝術理念里同時浸透著飽滿的愛國主義激情不容懷疑,那么這目的其實也高尚,無非是這種意志與他們所進行的藝術目的不盡協調。但仍然可以獲得諒解,因為在六年前,他們還充滿著浪漫主義情懷。他們在戲劇上做出的生命形式的張揚和假定,還不像今天可能會發生的那樣純粹。
也正是這個原因,它命定成為閱讀的第一道障礙。以至于這種障礙,在開始的接近三分之一的長度當中,干擾了接受它要預期傳遞的信息。明顯,“故事”的敘述是笨拙的。當大幕拉開,一對兒人物在舞臺中間完成著一種純粹的行為的時候,觀眾可能還在依照習慣找尋著合理的敘事邏輯。
    這對于雙方都是一種尷尬。甚至是一種折磨。無論你怎樣試圖變換視角去理解“故事”,最終都會獲得痛苦的經驗。
喜悅產生在丟棄這種“故事”的努力之后,當你突然被一種絢爛的色彩吸引的時候,你才會突然發現,其實你已經置身于一種可能是從未有過的享受之中。而引起你煩惱的,可能只是一種欲望,這欲望遮蔽了你與生俱來的某種智慧。你的經驗使你覺得,你本來要比這群浪漫者更高明。
    文化的理念被賦予圖案。色彩是流動的??湛醯奈杼ㄉ弦環粲暗鈉唇?。燈光變幻,超越著真實的殘酷和齷齪。音樂美妙像風,把生命吹拂成一種花粉彌漫。人物消失了,故事消失了。戲劇也消失了。只有一種狀態,不知不覺取代了你的全部。
    你開始保持一種距離,既不愿意走進那一個空間里去,也不愿意它接近或者遠離你。你會忽然之間發現,時間和空間,原來可以這樣。
當你無話可說的時候,一絲敬仰才可能在心靈深處滋潤著。
我把這敬仰之情,供奉給這群行吟者。他們吟誦的,是我們久違的詩歌!







上一篇: 從豫劇《桃花庵》說開去
下一篇: 我愛京歌



在線戲曲視頻

東北二人轉視頻